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尘嚣旧事【Creves】之三 NC17完结

黑暗中的鸫鸟番外

Credence/Graves 本节手推车部分有轻微互攻倾向,反正是手推车啦(

前文请搜tag黑暗中的鸫鸟


三 词语破碎之处

1943年2月13日

格雷夫斯宅邸
阿斯托广场七号
纽约,美国

亲爱的珀西瓦尔,

我知道我们上次的争吵很不愉快,但我决意已定。你花了一辈子来保护巫师同胞的安全,现在我要做同样的事。无数年轻巫师都投入了这场战斗,我只是在尽自己一份力绵薄之力。格林德沃是错的,应该有人去阻止他。

当你收到信时,我已经奔赴欧洲。我会继续用战地猫头鹰给你送信,汇报平安。

我爱你。请不要生我的气。

克雷登斯


【阅读请移步】

随缘:http:/...

 

尘嚣旧事【Creves】之二 NC17

黑暗中的鸫鸟番外

Credence/Graves 斜线有意义 前文请搜tag黑暗中的鸫鸟

又是摇摇晃晃的代步车,这番外都破万了我在干嘛……还有最后一节


二 无人知晓的东西

“啊,吵吵闹闹的相爱,亲亲热热的怨恨!啊,无中生有的一切!啊,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远觉醒的睡眠,否定的存在!我感觉到的爱情正是这么一种东西,可是我并不喜爱这一种爱情。”


【阅读请移步】

随缘: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

 

尘嚣旧事 【Creves】之一 NC17

黑暗中的鸫鸟番外

Credence/Graves 斜线有意义

中年代步车,本来只想开车但是果然又讲了些有的没的,而且比我想象的长很多orz


尘嚣旧事

一你纤柔纯洁如一束火焰


他们错过了圣诞和新年。等他们终于能够回到褐砂岩公寓,已经是一九二七年一月底。克雷登斯将在家接受六个月的监视居住,期间不得拥有魔杖。除了公寓和国会,他去其他任何地方都必须有傲罗陪同。他仍然是个强有力的默然者,这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克雷登斯不在乎他们打算如何利用这个事实。

“你们要确保那名叫莫德斯缇的女孩接受正确的治疗和照顾。否则我便会借助斯卡曼德先生向国际巫师联盟通报你们企图训练未成年巫师成为武器的...

 

温柔良夜(黑暗中的鸫鸟番外)战友组友情向

温柔良夜

Go gentle into the good night


战友组友情向,微Percival->Theseus单箭头

***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

躺在火堆前的男人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动弹了一下,睁开眼。

“你醒啦。”忒修斯说,一边拨弄营火...

 

黑暗中的鸫鸟 【Creves】20 全文完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20

1926年12月19日


第一天十分难熬。

国会内部现在一片混乱:一群治疗师匆匆出现,把格雷夫斯和莫德斯缇分别抬上担架推走。格林德沃被收押在国会最底层的监狱进行严密看守。褐砂岩公寓被彻底清查。傲罗在部门间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筛查,试图弄清格林德沃有多少同谋渗入美国。至少有五名国会职员被发现参与了这次的事件,其中一人在吐真剂的作用下交代是他把安全部长的行程透露给格林德沃。

通过对格雷夫斯的魔杖进行闪回检查,他们确认兰顿·肖已经遇难,格林德沃在盘问出默然者的情报后对他痛下杀手——他对麻鸡的生命向来视若草芥。兰顿在麻鸡世界的...

 

黑暗中的鸫鸟 19【Creves】

19


在遥远的时代,有一座岛屿。先民们在岛上建立了村落,每天日出乘着长独木舟出海,以捕鱼和狩猎海鸟为生。在大海中有一种怪兽叫做食人鲸,那是一头拥有巨大尾鳍和锋利獠牙的怪物,它出没在波涛之间,时常打翻船只,吞食落水的渔民。出海的青壮年男子日复一日减少了,剩下的只有老弱的男人和妇孺。

人们十分发愁,但是如果不打渔他们就无以为生,于是他们去求问村中的长者。“怎么才能赶走那食人的鲸鱼呢?”他们问。这位长者是一位智慧的巫师。他用洁白的鱼骨和缤纷的海鸟毛做了一副漂亮的项链,又采了清晨绽放的第一批鲜花,就出发了。

岛屿中央有一座高高的山峰。雷鸟生活在这座高山顶端。它是一只巨鸟,据说它的声音像...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8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文中超链接都被屏蔽了,改一次屏蔽一次……我也是没辙了

前文请搜索标题tag 或至随缘

18

1926年12月19日


此时此刻。

他看起来比记忆中苍白了些。他的鬓发中多了几缕银色。他面颊两侧的线条变深了,皱眉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更加严峻。除此之外,帕西瓦尔·格雷夫斯从没有像现在那样触手可及、那样真实。

“你变了不少。”格雷夫斯也在细细地打量他,他语气仍然镇定,目光中却有种隐隐的迫切,“梅林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克雷登斯?”

“我——”克雷登斯支吾着,半天他只能说出,“我以为你会在波士顿。”

“计划有变,我提前返回了。”格雷夫斯说,“我没想过会有这出意...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6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16

1923年3月22日

“他在哪里?”

塞拉菲娜大步跨进国会主席办公室。她还穿着晨衣,头发匆忙裹在头巾中,有一缕白金色的头发垂在鬓角。衣冠不整的塞拉菲娜简比陨石撞击地球还罕见。换句话说,此刻的她也比陨石更加凶猛可怕。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塞拉菲娜。”

“少跟我玩这套,格雷夫斯,”她吐出,“克雷登斯·拜尔本现在人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赶到现场时只发现伯尼·奥唐纳陷入昏迷,克雷登斯已经不知所踪。”珀西瓦尔说。塞拉菲娜的目光像利剑一样射向他。

“你可以派人去查我的宅子,他不在那里,我来国会之...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5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15


1926年12月18日

“不行,别管什么嗅嗅了,你们两个必须赶快跟我走。”蒂娜断然说,“你们不能就这么在大街上乱晃——你知道最近都发生了什么吗?”

她不给纽特任何再辩解的机会,就坚决地把他们拽走了。克雷登斯发现他们最终停在一栋看起来很熟悉的公寓门前。

“你们得小声点,”蒂娜说,“如果埃斯普西托太太发现有男人出现在这栋楼她会歇斯底里的——哦,该死。”

蒂娜的那个脾气古怪的房东太太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显然纽特、克雷登斯和一个发出奇怪声响的皮箱让她的神经受了不小刺激。蒂娜编造了一个关于外国兽医表兄的故事,坚决地把纽特和克雷登斯推...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4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14

1923年3月10日

“亲爱的格雷夫斯先生,”那封信以一种凌乱而有力的笔触写道,“希望你们一切安好。”

珀西瓦尔看着案头这页信纸。那只送信来的朱红色大鸟在他的桌前优雅地踱步,偶尔把弯曲的长喙探入他的墨水瓶——他从未见过这种鸟类,很难判断它到底来自哪片大陆。

写这封信的人是纽特·斯卡曼德,忒修斯的弟弟。他们终于在斯卡曼德家的圣诞宴会上见到了忒修斯的宝贝弟弟——之前珀西瓦尔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忒修斯给他看的照片里那个骑在忒修斯肩上的小赫奇帕奇。如今纽特已经是一名神奇生物学家,只有鼻尖上未褪尽的雀斑还依稀保持着与照片人物的几...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3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黑暗中的鸫鸟

第二部


突然间,头顶上有个声音
在细枝萧瑟间升起,
一曲黄昏之歌满腔热情
唱出了无限欣喜,

这是一只鸫鸟,瘦弱、老衰,
羽毛被阵风吹乱,
却决心把它的心灵敞开,
倾泻向浓浓的黑暗。

  ——托马斯·哈代《黑暗中的鸫鸟》

1


1923年2月27日

克雷登斯抱着一个热乎乎的纸袋走过拉法耶大街。二月的纽约仍然寒冷,他干脆解开大衣前襟,用衣服裹住手里的袋子,不想让冬日的寒冷毁坏了刚出炉的新鲜糕点。

身上这件深灰色的羊毛大衣还是崭新的,上个圣诞节格雷夫斯先生才带他去波道夫·古德曼百货...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2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本章有轻微Percival→Thesus提及

12

对珀西瓦尔来说,一九一九年余下的几个月仿佛被施展了加速咒一样过得飞快。秋天的到来迅速消解了暑意,夜晚开始变得凉快起来。但傲罗办公室的忙碌情况丝毫没有缓解。珀西瓦尔现在在重案组负责人,他的桌子移到了办公室最里面靠窗的独立位置,桌上还多了一盆不知道什么时代留下来的侏儒打人柳盆栽,办公桌上任何不小心没有收好的纸质文件都难逃它的毒手。

他们现在主要在配合国际巫师联盟追查那些可能逃到美国的通缉犯。说来讽刺,在欧洲作战的经历让珀西瓦尔变成高级傲罗里对于打击黑巫师最有经验的人,麦克达夫不得不倚重他的意见...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