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9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9

克雷登斯已经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所有相框里的人物都皱着眉头盯着他看。

他根本就不知道格雷夫斯先生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该找谁求助。理智告诉他格雷夫斯先生应该会没事的。他可是一个厉害的巫师。可是万一……万一他们遇到的情况很棘手,即使是厉害的巫师也没有办法解决呢?

万一他再也不回来了呢? 

他会就这样抛下克雷登斯吗?

他猛然记起格雷夫斯先生说过可以呼唤家养小精灵。克雷登斯见过她来到公寓不止一次了,小精灵的态度比起初见时好了一些,虽然她还是尽可能地无视克雷登斯的存在。但此刻担忧压过了一切,克雷登斯鼓起勇气对着空气开口。

“希巴……希巴,你在那里吗?”

空气中传来熟悉的爆响,小精灵浮现在空中,这回她穿着刺绣的缎面枕套,硕大的眼睛不太情愿地望着他。“希巴受到男孩召唤,希巴来了。男孩想要什么?”

“呃,你好,希巴,”克雷登斯结结巴巴地说,“格,格雷夫斯先生说我有需要时可以呼唤你……”

小精灵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用不小的音量自言自语起来:“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孩不仅住在珀西瓦尔主人家里,现在也开始把自己当做主人一样了。让没有尊贵的格雷夫斯血统的人对希巴发号施令,尊敬的女主人还在世的时候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克雷登斯不得不打断她。“希巴,你知道格雷夫斯先生在哪吗?他一直没有回来,我,我很担心……”

希巴停下话头,瞥了他一眼,“珀西瓦尔主人在工作。”

“你……你有办法去看格雷夫斯先生现在怎么样吗?”

小精灵狐疑地看着他。“珀西瓦尔主人不喜欢别人在他工作的时候去打扰他。他会责怪希巴的。”

“你可以说是,是我想问问他现在还好吗?或者,你可以带我去他工作的地方吗?”克雷登斯急忙说,“因,因为我有种感觉,格雷夫斯先生可能遇上什么不好的事了……”他没说谎,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心慌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仿佛有人拿着小锤在咚咚地敲击着他的胸口。

小精灵看起来半信半疑。“男孩有预知能力?”

克雷登斯摇摇头,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拜托你,他……他现在很危险,希巴,我能感觉得到。”他举起左手上发红的咒符给小精灵看。希巴有点好奇地打量着他的手腕:“一个链接的符咒。希巴可以从这里感觉到珀西瓦尔主人的魔力。”

“你能找到他吗?”克雷登斯快哭出来了。“以……以家人的名义。希巴,求你,带我去格雷夫斯先生身边。”

小精灵犹豫了。她看了眼墙上指着“危急情况”的挂钟,然后又把目光移向壁炉正中间那张长发男孩的照片,本来就硕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她转向克雷登斯,缓慢地点了点脑袋。“希巴能找到珀西瓦尔主人。”

小精灵伸出细长的手指抓住克雷登斯的手,他们一起旋转着消失在黑暗之中。


月亮升高了,离开了窗户可见的范围,房子里又陷入了一片昏暗。珀西瓦尔握住魔杖蹲伏在一座高大的木柜后面,在黑暗中屏息。逃跑的纳尔拉克留下的这栋房子已经俨然成为了一座狩猎场。谁都不敢率先点亮魔杖,一旦有亮光和声音就意味着会遭到攻击。每个人都在计算,在观望,在等待对方露出破绽。

这就像是回到了战场。

珀西瓦尔经过魔法放大的听觉可以感受到野兽粗重的喘息,还有利爪摩擦地板的声响。那狼人格雷伯格现在成了最大的威胁。珀西瓦尔估计已经有三四名傲罗受伤,他瞥了一眼一旁的史蒂芬,年轻人捂着草草止住血的伤口,脸色发白——但愿他被咬到的时候格雷伯格还没有完全狼化……他摇摇头,把那些黑暗的设想搁到一边。

情况十分棘手。由于不能幻影移形,巫师们彼此之间只能徒步追击。外面的傲罗们当然可以破坏这栋房子的保护屏障,但是这样也意味着那些逃犯可以趁机逃跑,所以他们应当也在犹豫着,迟迟还未实行强攻。

珀西瓦尔知道这样下去只会越拖越久。他小心翼翼地对一旁的塞西莉娅比了个手势,然后让自己的魔杖发出一道银光,站了起来。“奥托·卡尔多斯!你们已经无处可逃了。这栋楼已经被魔法国会的傲罗包围了。”

从黑暗中传来卡尔多斯粗重的声音,显然被魔法折射了方向。“那又怎么样,傲罗?” 

“放弃抵抗,主动交出你们的魔杖,这样至少可以给你换来公正的审判程序。”珀西瓦尔继续说。

“我的刑期足够在阿兹卡班蹲上两辈子。”卡尔多斯哼道,“别挡着我的道。”话音刚落,一道道密集的咒语就朝他压下来,珀西瓦尔用铁甲咒弹开攻击,扑倒在地。塞西莉娅一跃而起,朝疤脸的方向发射昏迷咒。红光短暂地照亮了房间,卡尔多斯本来就带着伤疤的面孔更显狰狞,男巫用魔法变出一柄柄飞刀朝她掷去,一面踉踉跄跄地后退。塞西莉娅举着魔杖追了上去,娇小的身影一闪就没入了黑暗。

珀西瓦尔爬起来想要跟上他们。一道绿光闪过,炸碎了他身旁的一把椅子,另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巫从侧面冲上来。两个人你来我往地丢着咒语,史蒂芬颤颤巍巍从掩藏的角落为他投来支援,珀西瓦尔趁对方露出空档用石化咒将他击倒。

空中传来一阵爆裂的响声,一团影子落到他身旁。 珀西瓦尔旋过身,反射性地举起魔杖。

“格、格雷夫斯先生?”

珀西瓦尔的心跳停拍了一瞬。“克雷登斯?”

那慌乱地跪在他面前的男孩正是克雷登斯,他还穿着在家里的那套衣服,头发蓬乱,家养小精灵希巴跟在他身后,棕色的眼睛圆睁。珀西瓦尔二话不说朝他们身后射出一个爆炸魔咒,拖着他们躲到史蒂芬所在的那面墙后面。“你们在这干嘛?!”

“这——这是怎么回事?”史蒂芬虚弱地看着男孩和家养小精灵,“他们是怎么穿过——”

“小精灵的魔法,”珀西瓦尔咬着牙说,转向希巴,“你们不该来这儿!谁告诉你可以带他离开房子——”小精灵的耳朵倏地垂下来,手指紧紧捂住脸。“希巴错了!请原谅希巴,珀西瓦尔主人!愚蠢、笨拙、不听话的坏精灵——”

珀西瓦尔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家养小精灵。“别说了,希巴!我要你回家里去!”小精灵发出响亮的抽噎声,消失了。

他立刻意识到应该让小精灵把克雷登斯也带走,但为时已晚。珀西瓦尔只得抓住克雷登斯的肩膀,胡乱地把他推到角落里。“先,先生,都,都是我的错,”克雷登斯结结巴巴地说,“是我要希巴带我来的,因为我、我感觉到危险——”

“我们待会讨论这个,”珀西瓦尔迅速地说,“待在这别动。”

他把孩子交给史蒂芬,转身又冲入了咒语横飞的战场。他看见疤脸的身影被几道闪光炸亮,塞西莉娅正在跟他搏斗。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他身边拂过,他整个人向后飞去,径直撞上了墙壁。

珀西瓦尔重重摔到了地上,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铁球当胸砸中,胸口火辣辣地烧灼起来。他的魔杖脱手滚到地板上。

“珀西瓦尔!”塞西莉娅尖叫,她想过来帮忙,却被跟疤脸的格斗缠住了。 

珀西瓦尔咳嗽着,他嘴里有血的味道。他挣扎着撑起身体,发现狼人格雷伯格正立在不远处,黄色眼睛牢牢盯着他。灰色的巨狼用后退猛蹬地板,张开血盆大口朝他扑来——

一团黑雾在他面前炸开。灰狼像是撞到了无形的墙壁,嗥叫一声,翻滚到一旁。

黑雾在珀西瓦尔面前旋转,汇聚,变成了克雷登斯。男孩脸色煞白,他回过头看着珀西瓦尔,眼中满是惊恐。“这,这是什么……先生,我不……”

格雷伯格爬了起来,又粗又长的尾巴刮擦着地面,黄眼睛里闪动着恶毒的光芒。珀西瓦尔竭尽全力爬向自己的魔杖。

 “不,不要……”克雷登斯瞪着自己的双手,他的指尖正在化为黑色的细小颗粒。狼人发出咆哮,再次朝他们扑过来。珀西瓦尔支起身体。“克雷登斯,别!”

他看到克雷登斯在他面前被黑雾吞噬。默默然像一股黑色的旋风一样呼啸而过,巨狼哀鸣着被甩出房间,从狭窄的楼梯滚了下去。

黑雾继续在天花板盘旋着,发出雷电般的噼啪声。墙皮扑簌着散落成粉末如雨而下,楼板也摇摇欲坠地晃动起来。“这是什么怪物……”卡尔多斯瞪大眼睛望着不停旋转的默默然,他朝着默默然发射咒语,却全部被那团云雾状的东西吸收了进去。

默默然转而冲向惊愕的男巫席,撞破墙而去,在墙上留下一个大洞。远处卡尔多斯尖着嗓门叫嚷着什么,一股紫色的火焰从他周身腾了起来,迅速朝房间这边蔓延开来。珀西瓦尔顾不上胸腔中灼烧的疼痛,摇摇晃晃站起来。“不!克雷登斯!克雷登斯!回来!”

火舌翻卷着迅速攀升。经过了漫长难忍的五秒钟。让他吃惊的是,那团翻腾的黑雾穿过烈焰朝他俯冲而来,在珀西瓦尔面前旋转收缩,化为克雷登斯的模样。男孩四肢并用朝他爬过来,浑身抖如筛糠。珀西瓦尔紧紧抓住男孩的手腕,把他揽到怀里。

“该死!这不像是我见过的任何咒语!”塞西莉娅朝火焰射了好几个咒语,却丝毫没能让火势减弱。她跪下来,试着搀扶起瘦瘦高高的史蒂芬:“我们得撤出这里,珀西瓦尔!”

珀西瓦尔点头,咬着牙站直,从她手中接过史蒂芬的重量。年轻傲罗看起来快要休克了。“防护咒语是不是被打破了?”他突然问。塞西莉娅怔了一下,点点头。“是因为这火吗……?”一根燃烧的房梁已经摇摇欲坠,朝他们倒下来。珀西瓦尔挥手移开那根横梁,塞西莉娅赶紧抓住他的衣袖,原地旋转,带着他们三人幻影移形离开这片火场。

接触到外面清凉厚实的石头路面,珀西瓦尔禁不住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哦梅林啊……” 塞西莉娅脸上有一块被熏黑的斑痕,头发胡乱堆在脸前, 她摸索着史蒂芬的伤处,“来人啊!我们这需要医疗急救!”

一名身穿墨绿长袍的治疗师显现在她身旁。珀西瓦尔艰难地挪到一旁,让他检查史蒂芬的伤口。几名守候在外的傲罗匆匆经过他们,跑向燃烧的建筑。

珀西瓦尔坐在地上,他现在每次呼吸都带来一种锐痛,仿佛有把锯子在他的胸口来回拉扯。他想起克雷登斯,便扭头检视男孩。刚才他左手一直紧紧攥着男孩的手腕,力道大得在那纤小的腕子上留下了一道红痕。男孩脸上一片空白,仿佛浑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克雷登斯……孩子,你能听见我吗?”

“撑住,格雷夫斯,”塞西莉娅沙哑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另一个治疗师朝他俯下身来,把一种冰凉的东西捅在他的胸口。珀西瓦尔眼前开始泛黑,疼痛和疲惫终于压过了一切。

“别让他离开我身边,西茜,别让任何人把他带走……”他胡乱对着塞西莉娅说,仍然没有放开克雷登斯的手。“没事了,你不会去任何地方,”他对着克雷登斯,又像是对着自己说,“你跟我在一起,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


他梦见了火焰和浓烟。大地在震动……又一阵密集的绿光射来,他们已经失去了五个人……忒修斯对他喊着什么,但在这轰鸣之中他什么也听不见。一群黑袍的身影穿过烟雾朝他们逼近……巨龙咆哮着腾空而起,翅膀犹如一片乌云,遮蔽了黯淡的日光……一只鸟儿在黑暗中啼鸣……

最后一个要战胜的敌人是死亡……


珀西瓦尔惊醒,差点跳起来,又迫于胸口的钝痛躺了回去。等他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他才发觉自己身处一座洁白宁静的房间里,躺在床上,四周被素色的纱帐围着。珀西瓦尔不幸对这个地方相当熟悉;这里是孟菲斯中央魔法医院的病房。

“你断了半打肋骨,在生骨灵起效用之前最好还是别轻易乱动。”一个声音说,珀西瓦尔掀开病服衣襟,低头检视自己胸前的淤痕,转而又想起什么。“克雷登斯……克雷登斯呢?”

“那个男孩在隔壁的病房。治疗师认为他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严重的惊吓,所以给了他一些睡眠魔药。”女人的声音继续说,“虽然我对他的身世仍然非常好奇。”

“这是审问吗?我已经全部向国会汇报过了,”珀西瓦尔靠回床头,盯着乳白色的天花板,“如果还要纠缠不休至少也要等到我出院再开始吧。”

“但愿不用太久。你们这些格雷夫斯,就是出了名的硬骨头,是不是?”一道人影掀开纱帐,走到他的床边。

珀西瓦尔已经认出了这声音。他抬眼看去。“这么久不见,你就不能先说点好听的?”站在他床前的这位女巫身材高挑,穿着一件黑色长风衣,头发被一丝不苟地包裹在铂金色的头巾之中。“你也好啊,珀西瓦尔。”

TBC.


*孟菲斯原是古埃及的一座都城,在此设定为纽约的中央魔法医院。在田纳西州也有一个城市叫孟菲斯。

评论(5)
热度(29)
  1. AlecNightsGCPD needs you 转载了此文字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