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PD needs you

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轰出】一番星 04

轰出,总裁是宅饭的追星俗套喜剧

总裁轰/摔角手绿谷

前文:01 02 03

紧赶慢赶还是过了点……就当七夕快乐吧!

8

绿谷一直觉得自己的愿望挺朴实的。虽然说摔角手这个部分稍微偏离了一般人的选择,但基本上他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一些不可能的事,比如成为欧尔麦特这样的国际巨星什么的。

但最近日子开始有点不真实了。比如说,他刚刚在全体东京市民面前刷了脸;再比如说,他开始跟一个路边遇见的帅哥互发短信。

这个名叫轰焦冻的帅哥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连几次,绿谷都在那条商店街遇到他,也不免聊点除了罐装绿茶和咖喱包以外的话题。作为连环杀手,他看起来确实是太客气了,所以接下来绿谷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就交换了电话号码。

这算是有交往的意思吗?绿谷的学生时代过得太惨,完全是混进人堆就被淹没的类型,身边又有小胜这样光芒四射的人存在,别说女朋友男朋友,要有漂亮点的人类愿意亲近自己,他都会受宠若惊。后来一路打工、训练、比赛,也确实忙得没有什么机会约人。所以他现在还是懵的。

“当然是有意思啊!!!”

丽日御茶子格外激动。丽日是个脸圆圆、格外富有朝气的女孩,是绿谷为数不多仍然保持联络的高中同学,也是极少数知道他是摔角手的人之一。她和饭田一起坐在小居酒屋的吧台前八卦绿谷的感情生活。饭田在这方面水平和绿谷差不多烂,因此他们找了丽日来做心灵导师。

丽日表示,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就像精心呵护了很久的秧苗,终于要结瓜了一样——她老家是经营蔬果田的。绿谷对这个比喻心情复杂。

“所以你们进展到什么程度了?一起去过什么地方?对他了解多少?”

绿谷全都老实交代。他们其实一般也就随便聊几句,关于摔角比赛啊,最近出的限定手办啊,欧尔麦特现在的发展啊(他在好莱坞拍摄的动作片即将上映)。轰发短信也不频繁,好像白天工作还挺忙的。但他作息像老头子一样规律,十一点之前一定会告退。

他们很有默契地不聊具体工作的事。不知怎么的,在轰坦诚自己喜欢的摔角手除了欧尔麦特,还有人偶以外之后,绿谷更不敢告诉轰了。

可能是心虚吧。面具下的绿谷出久,也不过是个长相平凡、没有魅力的普通人罢了。

“什么呀,小久对自己太没信心了吧!”丽日可能是一开始喝酒喝急了,现在面颊红彤彤的。“不管怎么说,你们也是有很强烈的共同爱好吧,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了。不过如果小久想要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还是需要有主动一点的表示哦。”

也许是丽日关于瓜和瓜苗的比喻在他心里扎了根,几天后一个晚上,又在街角看到轰的时候,绿谷忍不住提出:“要不要一起吃夜宵?”

他们找了附近的一家小居酒屋坐下。绿谷训练了一天是真饿了,一口气点了一大堆,但脑中浮现出饭田要他控制体重的鸡妈妈脸,又默默地把大部分换成蔬菜和煮物,还对轰讪笑一下:“我在增肌。”

轰点的是简简单单的冷吃荞麦面,没有什么多余的配料。他说小时候去乡下的奶奶家时总会吃这个。

“我还以为你是外国人。”不提别的,就他那异色的眼睛就足够令人侧目了。

轰垂下眼睛。“我母亲有外国血统。我算是混血儿吧,不过我是在日本出生长大的,一直到高中毕业。”

在居酒屋昏暗的灯光下,他也戴着太阳镜。绿谷这才注意到他左脸有块褪得很淡的疤痕。可能戴太阳镜是为了掩饰伤疤吧。

“感觉你的生活经历很丰富呢。”绿谷说,“不像我,高中毕业从静冈老家来了东京,就一直待在这里,一路都平淡无奇。”

“平淡未必是乏味啊。”轰用筷子夹断一根面,“有时候普通的生活也是很让人羡慕的。”他拿起吧台上的茶壶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麦茶,手腕衬衫袖子整整齐齐挽了两道,领口系到倒数第三粒扣。即使坐在膝盖会互相碰撞的狭小店面里,他仍然无懈可击。

“可以问一个问题吗?轰君为什么会喜欢人偶这样的摔角手呢?”绿谷忍不住还是问了。“我是说,就新一代选手的人气和排名来说,他都不是特别出挑的,一季也没有多少出场……”

轰放下他的茶杯。

“前段时间我在杂志上看到他的访谈。记得上面说,当初他决定做摔角手时,欧尔麦特是指引他的一路坚持下去的动力。曾经在某个时期,人偶也是指引我的力量。正是因为认识他,我才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所以他对我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人物。”

绿谷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红,只得把头埋进面前的汤碗里,让热气充分熏蒸脸颊。

不知不觉也快十一点了,吃完东西他们就结账出门,一前一后往前走。绿谷要去搭地铁,他跟轰因为方向不同要在路口分别。

他低头检查手机短信的时候,轰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他眼神里似乎有种东西在闪动。

绿谷傻乎乎地问:“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

轰说:“可以吗?”

绿谷还在疑惑,他就凑过来了。绿谷直愣愣地连眼睛都没闭上,就以超近距离直击了那张高清俊颜,同时嘴唇就被轻柔地摄住了。他竟然还有闲工夫想,“原来男人的嘴唇也很柔软啊”,然后才是,“我刚刚是不是被吻了?”

轰这一吻很纯洁,又像羽毛搔痒一样,让人有点欲罢不能。这时候失声尖叫或者出拳都可能让场面很难看,不过反正绿谷脚下跟绑了千斤铁块一样,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能动。

然后轰就又吻上来了。

这一回,绿谷放弃了思考。



9

八百万觉得自己可能间接教唆她老板成为跟踪狂了。最近轰总是盯着手机发信息,那张犹如冰原冻土的脸上不时浮现出一丝春风化雨的笑意。而且除非有急事,他下班走得比谁都准时。

轰这个人做事确实是有总裁的效率。八百万想他开局就会一掷千金高调为偶像竖广告牌,现在包养小摔角手应该是迅速上手了。果然,轰问她对预订周五晚上二人餐位的餐厅有什么建议,低调一点的。尽管很想八卦,但八百万又一清二楚轰决不喜欢透露个人隐私,只得含沙射影地问:“是希望气氛浪漫一点吗?”

轰也不否认。“市区的位置都可以,菜单要清淡一点的。”

八百万查了时下情侣约会的时髦场所给他看,最后他挑了一家。临走他又吩咐:

“周日比赛别忘了订花束送到后台休息室,跟以前一样。”

八百万忙不失迭点头,突然反应过来。

“等等……还是匿名的吗?”

那他到底是约没约成?


“喂,臭久,你的脸最近是怎么回事。”爆豪毫不客气地说。

绿谷从穿到一半的套头衫里挣扎着露出头,一脸茫然。“你在说什么啊,小胜。”今天碰巧他们两个都在同一时段训练,就在更衣室照面了。

“就感觉,这段时间你的表情看起来都有点恶心。”爆豪眯起眼睛打量他。“怎么,有人给你打广告应援,自我膨胀了啊?”

绿谷刚才心虚了一瞬,还以为爆豪发现他在跟人约会,还是个男的——他这个发小向来就是毫不吝惜戳人痛点,免不了会发表一番尖利的评论。他暗自松了口气,嘴上若无其事地回答:“怎么会呢,我都不知道那是谁。”确实现在他的休息室每场比赛都会收到花束,不过这个最好不要告诉小胜。

爆豪怀疑地盯着他。“反正如果在比赛当中,我还是会痛揍你就是了。”

绿谷只是含糊应过去。他的手机适时发出提示音,是轰发短信来问他周五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饭。绿谷考虑片刻,回复说“好啊。”

又跟轰来回闲聊几句,他才抬头,发现爆豪一脸嫌恶。“怎么了,小胜?”

爆豪直接把湿毛巾丢在他脸上,皱着脸走开了。


轰约的地方在东京湾附近,绿谷查了名字,发觉是家很高级的酒店。他花了三个晚上思考该穿什么去,但想想自己可能根本没有能够得上档次的衣服,就放弃了。本来应该做心灵导师的丽日发了一堆什么“清新又不加矫饰的纯真魅力”“雀斑才是你的标志”之类的话,他完全没看懂。

最后对于此次约会绿谷唯一的尝试是笨拙地用发胶抹了头发,结果只让它们比平时野草般的状态稍微平顺了一点点。他好歹有基础常识,没有穿着运动裤和球鞋就出门。

轰就站在酒店门厅前,一如既往戴浅色太阳镜。今天他穿着灰白的休闲外套配西装裤,整个人都是素色的,冰雪一般干净。 

绿谷也不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赶紧跑过去,轰那双一灰一绿的眸子落在他身上,绿谷不自觉地扯了扯polo衫的领口——这是他为数不多带领子的衣服。“久等了。”

轰微微探向前,伸手拨开他额前一缕搭住的发。他身上有种奇怪的宁静感,仿佛时间在他周围流逝得格外缓慢。

“很好看。”他说。

绿谷想说你才是好看的那个啊!不过他好歹忍住了,低头嗯了一声。

餐厅在酒店顶层的露台,微风轻拂竟然十分凉爽舒适,稍一转头就能看到灯火闪烁的东京湾。轰选的这家好像是改良版的怀石料理,造型简约的大小陶器盛着各色食物,每份分量不多,品种也大多是健康的鱼和蔬菜,但一道道下来竟然也把人撑得很饱足。绿谷都不大记得吃了什么,全程眼花缭乱努力别用错碟子蘸错酱,还要听轰说话。轰倒是吃相优雅,还有空给他倒酒。

“以前很排斥混血身份,觉得自己两种都没有归属感。到了国外读大学时反而冷静下来,想要好好地追溯文化本源,也开始对一些传统民俗的内容感兴趣,从料理到弓道、文学啊。”

“所以才选择回到日本吗?”

轰看着海湾上漂浮的灯火。

“是因为我不想再逃避才回来的。”

绿谷觉得那一刻的轰有点遥远。不过他很快就带过了话题。“一整晚都是我在唠叨了。说点你的事吧。”

绿谷把玩着小小的陶制酒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中学时代的陈旧故事?训练场遇到的怪人?轰会对这些事感兴趣吗?他之前隐约感觉轰应该家世不错,不过一直也没开口去问,甚至都没谷歌一下他的名字。也许是他自己有种鸵鸟心理,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就不用考虑接下来该走到哪一步。不过现在他还是越来越明显地意识到两人之间是存在距离的,轰像小朋友分享玩具一样企图像他展示这一切,但实际上他生活的世界,担忧的事情,和绿谷这样的小角色完全没有交集。 

轰却好像读懂了。“这顿饭让你不自在了。”他露出有点失望的神色。绿谷于心不忍了。“不是啦,就是我以为只是找个安静的地方约会而已,没想到会是这么高级的地方,有点不适应。”

轰没说什么,但约会二字似乎让他的面色缓和了一分,他率先站起来,推开椅子。“那我们出去走走吧。”


10

他们沿着岸边漫无目的往前走,夜晚的路上没有什么人,清冷的霓虹像一道道梦影驻留在冷静的街道橱窗上。

绿谷之前晚餐时喝了点清酒,现在在外面被凉风一吹,顿时一个激灵,走路也有点摇摆。

轰就伸手握住了绿谷的,他掌心微温又干爽。“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现在这样更好一点。”绿谷胡乱晃晃脑袋,眼前的灯火便缭乱起来。

他们默不作声地走了一会,这种沉默倒不使人尴尬。

“轰君喜欢自己的工作吗?”

“谈不上喜欢,更多是种责任吧。”轰说。

绿谷抓着脑袋寻找措词,他其实是一个话唠的人,但这一晚上都找不到合适的闸口。

“我啊,刚开始接触现在的工作的时候,有很多人劝我放弃,说我没能力、做不好。但我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我之所以想要做这份工作,都是因为想要证明我也可以做到而已。我不是一个矮小、瘦弱、一无是处的人,我也可以凭努力做到一些事。”

“但最近却有人不断支持我,还说自己受到我的激励……怎么说呢,让人有点不知所措吧。而且感到很惭愧。”

轰没有追问,只是沉默地等待他自己补完。

“我并没有做得多么出色,只是比较固执。说到底,我也只是为了实现非常自私的愿望而已。这样的我,不值得别人这样鼓励和信赖。”

“我不觉得。”轰说。“愿望本来就是属于个人的东西。别人之所以会追逐你,只是因为从你身上看到他们渴望的东西罢了。”

“我?”绿谷哈哈傻笑两声,张开手臂比划,“我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哪有别人渴望的东西。”

轰停下脚步。“你错了。你是……”

前面巷口传来一阵骚动,仿佛有人在叫喊。

他们对视一眼,悄悄靠近。那是一条无人的街巷,五六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年轻男人围着一个坐在地上的中年人,地上有几个酒瓶。瘫坐的男人穿着上班族常见的廉价西服,低垂着头,似乎喝醉了,正发出呻吟。

“怎么样,给我们一点烟钱花花,大叔。”一个刺眼的金毛说。

另外两个开玩笑地拿脚去踢他。中年人慌乱地抱住自己的提包,却被金毛一把抢过来,胡乱一阵套,捻起皮夹。“怎么,只有三千元啊?现在的女学生零花钱都比你多吧?”

他一脚踹向醉汉的腹部,后者仰面倒下,抱头缩成一团。剩下几个人围着他又踢又打。

绿谷不自觉地踏上前一步。

“绿谷,别去,你有点醉了。”轰说。“我们可以报警。”

醉汉发出一声悲鸣。

“不行……”绿谷说,感觉脸颊发热。“如果这样,我还怎么能成为英雄?”

轰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他就大声说:“请住手!”

小混混们扭头看见他们俩。

“看来又有人打算给我们送零花钱啊。”金毛说。

“这两个娘娘腔也想逞英雄?”另一个不屑地笑了,露出一口豁牙。

“我啊,目前为止只被说过娃娃脸和废物呢。”绿谷说,一边稳稳地走上前。

豁牙朝他挥来一拳,被他闪身躲过,绿谷欺身而上,双臂抱住豁牙的一条腿一使力,豁牙还没来得及出声就仰面着地了。另一个人从后面朝他袭来,绿谷跳起来双腿钳住他的腰,略施巧劲,然后就坐在了他的身上。

轰一把推开其中一个小混混,把那个醉汉拽起来扶到路边。绿谷则跟剩下几个人混战成一团,虽然技巧上远胜他们,不过这个状态下他同时对付这么多还是有点吃力,有旧伤的那边肩膀受了几次撞击,开始隐隐作痛。他没有看到一个小混混捡起了地上的酒瓶。

“绿谷!”

酒瓶子发出清脆的裂响,绿谷却没感到疼痛。他揉揉眼,赫然发觉横在他面前的人是轰。

轰的额角被砸了个鲜明的口子,一道血迹从他左侧脸孔潸然滑落,把那姣好的面容劈成了两半,着实有些吓人。

小混混们也愣住了。远处亮起警灯刺眼的红蓝色光,他们趁机一哄而散。绿谷气喘吁吁地爬起来,伸手去捂轰的伤口。他的手有点抖。

“轰君……轰君?”

TBC.


欢迎来提问箱找我聊天

评论(7)
热度(68)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