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PD needs you

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轰出】一番星 03

轰出,总裁是宅饭的追星俗套喜剧

总裁轰/摔角手绿谷

前文:01 02

我那个了!

5

为了证明他不是做梦,那天跟饭田分手后,绿谷又特意绕回涩谷街头,发觉他的照片还在109大楼的墙上。事实上,之后的整整七天,他的脸一直占据着那块版面。

这事显然造成了震动。一时间,“神秘摔角手登上109”的标题登上了各大网站新闻板块。

“我去问了那边的负责人,他们说是匿名客户投放的广告,总共买了一周的时间,但不能透露对方信息。”饭田告诉绿谷。他俩正没出息地一起坐在训练馆的长凳上齐齐刷手机。

“没准就是当时那个长腿美女呢!她穿的看起来挺像个白领的……”

“普通白领的实力会包下109广告牌一周吗?”绿谷哭笑不得。“而且如果真是大小姐的话,应该会让别人代她跑腿吧!”

“不管怎么样,我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呜呜。”饭田自己被自己感动得不行。“看来你的超级粉丝真的存在啊……”

绿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低头继续刷手机。现在推特最新的新闻已经变成了《人偶变偶像?涩谷109巨大看板竟是他》。也有人开始罗列起了人偶的照片和比赛视频。还好摔跤手都是以假名登场,他们公司对于选手个人信息又保护得不错,目前还没有人扒出绿谷出久这个人。自昨天起,英雄人偶的推特账号已经涨了两千粉丝。互联网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啊。

“啊,有人提出想对你进行专访呢。”饭田又发现了什么。“好像是个……时尚杂志?”


虽然绿谷表示自己对时尚一无所知,但饭田非常坚持要他接受这个采访,顺应突然上涨的关注度,尽可能增加曝光。“你自己也说过,成功的摔角手的职责就是带来出色的表演,”他教育绿谷。“现在有表演在等着你,你怎么能不迎头而上呢?”

他们约在池袋的一间僻静的咖啡厅里。室内装修仿佛自上个世纪就没有翻新过了,桌子上铺着深红色台布,还压着玻璃盖板。绿谷窝在一张有点磨光的沙发椅里面,有点忐忑地搅动着冰咖啡。

他带上了自己的表演服以防万一,但结果只是穿着T恤和运动裤接受采访。他们事先已经签好协议,采访以录音和文字的方式进行,只会在绿谷的同意下拍摄照片。

“哎,没想到是这么帅气可爱的小哥哥啊。”

那个自我介绍名叫蛙吹的编辑眨巴着眼睛望着他。她是个打扮颇怪趣的女孩,戴着俏皮的鸭舌帽,背着鼓鼓囊囊的大背包,一头挑染了鲜艳绿色的长发在身后挽了一个蝴蝶结的造型,衣领上有小青蛙的别针。

被时髦的年轻女孩称赞可爱,绿谷更加不自在了,他在沙发椅里面扭捏了一下。

“那个,蛙吹小姐……”

“叫我梅雨就可以了,人偶君。”

“梅雨小姐……说实话,我对上广告这件事自己也完全一头雾水,所以可能没法给你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呢,不好意思。”

“嗯,其实我并不关心是谁帮你刊登的广告呢。我是在自己做了一些关于摔跤手的调查以后,想要做一个关于你的个人专访。”她说。“当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肯定是说明有人在好好关注着你啦。我是觉得这种不具名的方式有点小浪漫呢。”

那会是什么样的人呢?绿谷自己也想知道。

“那如果是我能回答的问题就尽管问吧,梅雨小姐。”

蛙吹好像有种让人平静下来的奇怪气质。她提问的方式富有技巧,既擅于关注细节,但又不会让人觉得失礼。不知不觉一小时的采访时间就过去了。分别时,女孩提出一个请求。

“我想给你拍一张照片,可以吗?”蛙吹说,“如果你觉得不行,杂志就不会采用发表,不过我有个想法真的觉得很合适你呢,小人偶。”

绿谷考虑了一下,点点头。“只要不露出我的正脸就可以。”


6

轰焦冻看着桌上那本摊开的杂志。这是东京一本颇有人气的潮流杂志,不仅在时尚触觉方面颇为敏锐,还以高品质的专栏著名——他们擅于发觉东京街头有趣独特的人物,滑板族、涂鸦画手、手办收集狂魔、电玩爱好者,都成为他们笔下的受访者。

他面前的整个跨页上是一幅照片,拍摄的是一个窗边的青年男子的背影,一头迎风微乱的卷发,有点孩子气地趴在窗沿。他身上是一件普普通通的T恤,合身的棉质衣料凸显出双臂和脊背漂亮的线条。傍晚的金色光线勾勒出他的剪影,连胳膊上的细小绒毛都分毫毕现,他的面孔却融在光里。

这篇专栏的标题是《无名英雄》。文章讲述了一个青年人,从小就是班上个头最矮小的男孩,却梦想着登上传奇的欧尔麦特的摔角比赛擂台。

一开始周围人都劝他放弃,说以他的身体条件根本无法成为摔角手。出道以来他也有好几次受过很严重的伤。也有不少观众把他当做个笑话。但他至今还以平凡无奇的人偶之名继续活跃在赛场。 

是什么让一个人对一台娱乐性质的节目投以这么大的热情?“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到欧尔麦特的比赛节目时,不觉得他是一个摔角手——我以为他是超人。当他穿着那套制服站在擂台上的时候,他就无所不能。对我来说,那是一座神圣的擂台。就像魔法一样,换上一身特殊的装扮能够赋予人完全不同的角色,还有完全不同的力量和勇气。我希望也能成为一个把力量传递给别人的人,成为别人的英雄。”

轰不自觉伸出拇指描摹照片上的轮廓,记忆里那张面孔其实已经有点模糊了,但那个笑容仍然有种魔力,仿佛能够点亮迷雾。

他当初开始追逐这个人只是纯粹出于好奇,但越了解他的同时,却又萌生出越多了解他的渴望。真奇怪,轰本来以为自己很少对人提起兴趣的。

“果然,仅仅远远看着还是不够的啊。”


7

绿谷看到一个人站在夹娃娃机前面。

这家游戏厅离他的训练馆特别近,绿谷每天晚上结束练习都会从这条街路过,总免不了在此流连。游戏厅闪着万年不变的霓虹灯招牌,门外街边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各种扭蛋机、娃娃机,包含了你能想象得到的各种主题,从咖喱包超人到病毒分子模型。

这里也拥有绿谷在全东京见过的品种最全的雄英周边。比如这周刚刚上市的欧尔麦特经典战衣十周年复刻扭蛋,绿谷今天就是奔着这个来的。他先合掌祷告一番,然后一鼓作气连投三个币,果然没有抽中,而是抽到了一个“鸟人”霍克斯的塑料小人。绿谷也不特别丧气,反正他隔三差五总会来光顾,就像是一种私人小仪式。

当他抬起头来想看看周围还有什么有趣的玩意,就注意到这个男人。他的背影十分高挑,绿谷打赌自己比他足矮一个头。但看他在抓娃娃机前手足无措的模样,就可以肯定他是个新手。

绿谷看着他试图抓了四五次欧尔麦特的人偶,每次都在爪子刚刚勾住人偶的时候就失败了,要不就是投放的时机不对。机器亮起闪灯,提示这次尝试失败。男子打开皮夹一阵翻找,但是似乎没有多余的零钱,微微塌了肩膀。 

“这个给你吧。”绿谷递过一枚一百元硬币。

男人转过头。

绿谷从没这么近距离看到一个真实的漂亮男人。他戴了副浅色太阳镜,穿着很朴素的藏青色球衣外套,但整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种高级感,就是那种你在杂志封面看到的经过抛光毫无死角的面孔。

他第一反应是这人可能是个模特,然后又为自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对方不好意思起来。男人似乎也有点吃惊。

“这样太不好意思了。”他慢腾腾开口,声音竟然也十分之圆润好听。这种人会随便出现在破破烂烂的后巷游艺厅门口吗?

“没事,最近我身上也有好事发生,没准可以把运气借给你呢。”绿谷就笑笑,也不等他再推辞,就把硬币塞进机器。

“我的操作技术太差了,应该也没用吧。”

灯珠又闪亮起来。“不是哦,抓娃娃机这个东西呢,就是考验心里素质……”绿谷一边说一边就把住了操纵杆,他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只见缓缓抓起一个欧尔麦特玩偶,一点点地移动尖细的机械爪,直到时间只剩最后两秒,这才按下按钮。只听“噗”的一声,那个颜色鲜艳的欧尔麦特大头布偶就出现在机器下面的卡槽里。

“啊。成功了。”男人看着卡槽里躺着欧尔麦特满是白牙的笑脸。他看来是那种情绪没有太大波动的类型。

“送给你吧。我已经集齐这个机子的玩偶款式了。”绿谷大方地把布偶递给他。

“那就谢谢了。”男人接过玩偶,思考了一下,“我是轰焦冻。”

“我是绿谷。”这样正式的介绍好像必须报以同样的礼数,“绿谷出久。”

“你常常来这里吗?”

“是啊,算是习惯了。”绿谷耸耸肩。

“我能请你喝饮料吗?”轰说,然后为自己的突兀做了一系列补充。“算是夹娃娃的回礼。前面有便利店。我有整钱。刚才只是用完了硬币。”

尽管他心里有个声音警告说这也可能是个连环杀手的典型骗局,不过绿谷又怎么有能耐拒绝一个这么好看的人呢?“哈哈哈,那就拜托啦,轰君。”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挺能打的。

TBC.


某老师教训我说,Kaji的声音不能算低沉……可我们南方人见识短嘛

评论(9)
热度(78)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