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PD needs you

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The Fine Line【Jaydick】1-2

挖出一篇硬盘存货填了点,先码个

Batfam,Jaydick

忍住冲动想把标题叫做细细的红线

杰森要完蛋了。

他才当上罗宾三个月,就搞砸了。他太过自信,只身闯入哥谭两大的黑手党之一名下的仓库,想要找到一批记载走私军火的账本,没想到却踏进了人家的陷阱,被抓个正着。

现在他两手被捆在背后,两个强壮的白俄罗斯人像铁钳一样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提着他往前走。杰森身上有几道口子,还扭了一只脚踝,虽说算不上多严重,但在一群全副武装的恶徒之间丧失灵活性可不是什么乐观局面。他的工具、通讯器、绳索也全被没收了。

这不公平,他花了半年时间,每一天都使出吃奶的力气刻苦训练,还恶补了那么多学科的功课,这才得到蝙蝠侠首肯穿上这身制服。成为罗宾是莫大的殊荣,杰森再也梦想不到比这更美好的生活。所以他才急着立功,想向蝙蝠侠证明自己是个出色的小兵,证明他在自己身上所花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如今这一切全完了。明天,蝙蝠侠就会把他扔回奈何岛的那条肮脏阴暗的小巷;他之前明确地指出过,只要杰森违背命令做些蠢事,就会踢着他的屁股把他赶回孤儿院。

然而更糟的可能是,他根本撑不过今晚。

“把他带上来,让我看看。”萨尔·马罗尼转过身来面对他们,他的面孔在头顶昏暗的荧光灯下阴沉凹陷。“这就是传闻中蝙蝠侠的新助手?”他嗤笑一声,像只秃鹰一样直勾勾盯着杰森。“他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一个小鬼来给他拾斗篷。”

杰森用尽自己全部的轻蔑朝他龇牙。

“我们要拿他怎么办,老大?”一个大汉粗声粗气地说。“要现在就处理掉他吗?”

马罗尼哼了声。

 “不过是个小鬼,杀掉他能有什么好处?”他挥了挥手,随意得好像在谈论天气。“我要的是他的老板。不,我要这小鬼活着,蝙蝠侠一定会为他而来,我要我们的人马准备齐全恭候这位黑暗骑士大驾光临。”

他的笑容冷了几分。“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处理他们。”

杰森感到胃里一阵不适。“他会找到我,然后他会揍得你们满地找牙。你听见了吗,他不用五分钟就能把你们全都对付了——”

“小鸟还挺会乱咋呼,”马罗尼漫不经心地说,“把他锁起来。”

大汉们把杰森拖向仓库里面的小门,无视他的挣扎和嘶吼。他们沿着一道楼梯下到一间地下储藏室。

他们打开铁栅栏门,把杰森抛了进去。这其实是个半开放的地下室,头顶很大一片区域没有天花板,只有一道密密实实的铁栏阻隔着夜色。杰森在原地蜷缩了一会等到他们的脚步声离去,立刻就摸索着坐起来,双手探向靴子里唯一躲过搜查的一把小锉刀,开始对付捆着双手的绳索。还没完全解开被捆在身后的双手,他就试图跳起来,去够头顶的栅栏。

他受伤的脚踝在此刻发出提醒。

“操!”

杰森滚倒在地上,气咻咻地抬头看着那片狭窄的夜空。他恨今晚。他恨这条伤腿。他恨马罗尼那张阴沉的嘴脸。他恨自己的鲁莽大意。他恨等待,等待是最难熬的,而现在他只能瞪着这漆黑的天空胡思乱想。他想着各种脱身的办法,又一一否决,他想着蝙蝠侠……他拒绝相信这些混混的把戏会伤害到蝙蝠侠。该死!他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他会看穿这些家伙的伎俩吗?

“嘿!”

杰森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来。

一个细瘦的男人趴在头顶的铁栏上,正俯视着他。他的身体笼罩在一件过于宽大的帽衫当中,兜帽拉起来遮住了面孔,只有一双眼睛在阴影中闪闪发亮。

“小鬼,你还好吗?”这个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意外年轻。

杰森发出一声低吼。

年轻男人没有放弃。“所以那是真的吗?”他的声音里带着种好奇。 “你是那个罗宾?蝙蝠侠的跟班?” 

 “他的搭档。”杰森粗鲁地更正道。“你想怎么样?”

“嘿,别紧张,好吗?”年轻男人举起两手。“我只是个在仓库跑腿的。我没有任何敌意。”

杰森冷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你知道他们打算干什么,不是吗?等他们对付蝙蝠侠的时候,你也不过会在边上袖手旁观——”

“等等。他们想要伤害蝙蝠侠?”男人的声音严肃起来。“所以你是,某种人质什么的吗?”

“我猜我还有这点价值。”杰森自嘲道。

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好吧,”他似乎下了决心。“在这等着,我去找个工具来。”

杰森眨眨眼。“等等,什么——”

“嘘,”年轻男人说,然后他就像道影子一样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杰森愣愣地瞪着头顶那片狭窄的天空。他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可能是五分钟,也可能是半个小时,那个声音突然重新出现在上方。“嘿,保持安静,我要把这栏杆撬开。”他挥了挥手里的一根细长的杆子,似乎是根撬棍。

杰森不愿承认这声音带给他的安慰感。他现在也顾不上怀疑这家伙的动机了。“只要撬开一道就好,我能从缝隙之间爬出来。”

“让我看看。”年轻男人说,然后他开始对付一根看起来已经有点弯曲的铁杆。杰森高度警惕着四周的动静,生怕马罗尼的人手发现他们这出逃跑戏码。

幸运的是,马罗尼的人好像都聚集到仓库前面去了;显然他们觉得一个瘸腿小孩没什么可担心的。年轻人手脚挺快,已经弄弯了两根铁栏,杰森推过一个大木箱,踩了上去,试着伸出双手够向头顶的栏杆。“可恶!还差一点。”他小声咒骂。

“你能跳起来吗?”

杰森感到十分丢脸。“我的脚扭了。”他嘟嘟囔囔地说。那只脚现在只要触及地面就疼得要命。

年轻男人没有感受到他的屈辱。“这样,抓住我。”他消瘦的身躯居然从栏杆缝隙之间挤了过来,半个身体倒悬在空中,朝杰森伸出一只手。

杰森有点迟疑地抓住他,立刻感到自己被有力的手臂提了起来。那男人缓慢而小心地把他从铁栏之间拉上来,直到杰森撑住周围的栅栏,爬上了地面。两个人一时瘫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你还好吗?”

那个人拨开一缕粘在脸上的黑色卷发,一双柔和的蓝色眼睛仔细打量着杰森。杰森突然意识到他远没有乍眼看年纪那么大;一身过于宽大的衣服遮住了他的真实样貌,他过长的头发垂在脸上,下巴光洁平滑,不过十六七岁。

那个大男孩对杰森咧嘴一笑。“所以罗宾是个代号什么的吗?正巧,我妈妈以前也给我起名叫罗宾。”

 “这是个蠢名字。”杰森下意识地评论道。“我起这个代号纯粹是为了激怒那些坏家伙。”

罗宾摇了摇头,并没有因为他的无理而生气。

“听着,我要放你走。我不想让他们伤害你或者蝙蝠侠。所以你要小心点,跟着我行动,好吗?”

杰森仍然疑惑重重。“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你到底是在这干什么的?”

男孩耸耸肩。“我不是马罗尼帮里的人,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个人的下落。我给他们打下手已经有两个月了——”

他猛地转了转头,杰森同时也听到靠近的脚步声。“过来!”年长的男孩一把拽起他,杰森踉踉跄跄地跟着他闪进一侧墙壁的凹陷处,这才堪堪避过巡逻的看守。

年长的男孩用手臂搂着他,一动不动地贴合在墙壁的阴影里,直到确定巡逻的人走过了才松开。杰森不习惯这种亲密的姿势,扭动了几下。那个叫罗宾的男孩似乎误会了他的挣扎,悄声说:“一切都会没事的,小罗宾。”

“我才不小!我已经十二岁了!” 杰森抗议。

男孩有点被逗乐了。“我看出来了。你都已经是独当一面的犯罪斗士了。你的家人都在干什么,他们怎么想的?”

 杰森可不愿想起那些复杂的往事,那些都在他遇到蝙蝠侠的时候被抛在脑后了。“我是个孤儿。”

罗宾怔了怔。“我也是。”

这句话让两人陷入沉默。不知怎么,杰森却奇怪地放松下来。罗宾不声不响地领着他往前走了一会,又问:“蝙蝠侠是怎么样的人?”

杰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不赖。”

“你……你信任他吗?”罗宾咬着嘴唇。“他能够保守秘密吗?”

“哦,相信我,”杰森的嘴角扭曲了一下,“他最擅长的就是这个。”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大喊起来:“那小子逃跑了!”

“该死。”罗宾咒骂道。他转身一把拉起杰森。“快点,我们得跑路了!”他们一路跌跌撞撞往仓库区外围跑去,面前出现了一道高耸的铁丝网围栏。

一道雪亮的灯光追到了他们脚下。“他在那里!”“蠢货!别开枪!没听说老大要活的吗?”罗宾推着杰森,竭力想把他抬起来:“快走!”杰森攀住铁丝网,“等等,那你——”

罗宾只是看了他一眼,蓝眼睛里充满坚决。杰森感到自己脚下被用力推了一把,他借着力爬到了围栏顶端。他扭头向下望去,正好看到那男孩转身朝追过来的打手扑了上去。“嘿!等一下!”

他看着罗宾避开朝他挥过来的拳头,连续做了几个后空翻。他看起来并没有受过专业的搏击训练,但他的动作不可思议地柔韧灵活,像个杂技演员一样,杰森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罗宾顽强地抵抗着,但马罗尼的打手人数众多,很快他就被团团围住了。一个大汉揪住了他的头发,猛踢了他的腹部。“住手!”杰森抓住铁丝网吼道。“快跑……小鬼……”罗宾口齿不清地说,他的鼻子歪了,血沿着他的一侧下巴汩汩流淌。

更多灯光朝他们投射过来。杰森不得不从铁丝网另一侧翻下去,藏到街边一片阴影里,他知道自己该赶紧想办法联络蝙蝠侠求救,但又生怕这些人会对罗宾做些什么,一时迟疑不决。

“一群蠢货!”他看到马罗尼吼着拨开人群大步走上前来。“怎么回事?我要的是那个小鬼!”

“这小子把他放跑了,老大,我们马上派人去外面搜索——”

马罗尼反手扇了他一个耳光。“你们这么多人居然看不住一个小孩?”他转过头,直勾勾地盯着罗宾。“你又是什么来头,逞英雄的小子?”

罗宾朝他抬起沾着血的脸。“六年前……哈雷马戏团。你的一个手下……杀了……我的父母。”

马罗尼愣了一下。然后他缓缓勾起一个狞笑。“你是说祖科?他死了。我抓到那个贼骨头偷用我的钱,现在他被扔进了哥谭河。”

“我现在想起来了,‘飞翔的格雷森’,对吧?”他漠然地审视着男孩。“我本要托尼把那一家杂技演员都杀了。但他做事拖泥带水,竟然还留下了一个活口……”罗宾发出含混的怒吼,挣扎着想要朝他扑过去。马罗尼反而笑了。“算你有种独自跑到这里来,臭小子,但如果你有点脑子,就该趁早离开哥谭……”

罗宾朝他的脸啐了口水。马罗尼脸色一沉。他伸出戴着沉重金戒指的右手,在男孩瘦弱的脖颈上握紧。罗宾的脸涨红了,胡乱踢蹬起来,但他还是不服输地怒瞪着马罗尼。

住手。

一道黑影笼罩了他们。

“蝙蝠侠!”杰森情不自禁地大喊。那道熟悉的影子从天而降,把马罗尼踹得仰面载倒。罗宾像个布娃娃一样瘫在地上。蝙蝠侠落在他面前,拂开斗篷,抬头逐一扫视着面前的打手们。面对黑暗骑士的审视,所有马罗尼的手下都迟疑了,一时没有人敢上前。

蝙蝠侠发出一声低咆,冲向他们。

战斗在短短一瞬间就结束了。杰森一瘸一拐地绕过围栏冲进去,跑向他们。蝙蝠侠已经放倒了最后一个对手,正蹲下来查看那个叫罗宾的男孩的伤势;后者似乎晕了过去,那张消瘦的脸上血迹斑斑,一边眼睛肿了起来。杰森在他身边跪下。 “他怎么样?”

蝙蝠侠迅速地摸索了一阵。“他有点脑震荡,还断了几根肋骨,但应该没有什么危险的内伤。我已经叫了救护车。”

“他——他说他是个孤儿,马罗尼的人杀了他父母。”杰森被一阵汹涌的内疚感吞没了。“这都是我的错,对吧?一切都是因为我搞砸了,他是为了帮我逃跑才……”

“罗宾。”蝙蝠侠把一只手放在他肩上。他一反常态没有对杰森严加批评。“我们回去再探讨你今晚擅自行动的问题。现在我们要把他送去医院,这样才能帮助他。”

“……他会没事吗?”

“我会联络社会福利机构,玛莎·韦恩基金会有专门的项目帮助他这样的青少年。”蝙蝠侠说。杰森知道这是作为布鲁斯·韦恩的承诺。但这并没有让他感觉好受些。

“罗宾。”蝙蝠侠又说了一遍,这次更低沉了些,带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我们还有任务在身。今晚我们必须赶紧把手头的证据交给戈登局长,这样才有可能把马罗尼这伙人一网打尽。”他瞥了一眼杰森已经发紫的脚踝。“你的伤势也需要急救处理。”

 “他说他的名字也是罗宾。”杰森突然冒出一句。蝙蝠侠沉默了,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

“他会好起来的,罗宾。我们会确保有人照顾好他。”

救护车的长鸣声从街角响起,刺眼的红蓝灯光穿透围栏落在他们身上。那年长的男孩动弹了一下,半睁开眼睛,杰森像是被烫到一般缩回手去。罗宾的脸颊映着闪动的灯光,看起来格外苍白,他的睫毛低垂在面颊上落下长长的阴影。

杰森抬手撕下自己制服左胸上绣着的R字徽记,塞在了大男孩的口袋里,然后起身接过蝙蝠侠递给他的钩锁,向夜空滑去。

这是他当上罗宾的三个月来心情最沉重的一天。杰森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见到这个名叫罗宾的男孩。在哥谭,有成千上百个孩子因为各种理由无家可归、流落街头,杰森·陶德曾经也是其中之一。成为罗宾曾经让他感到如同脱胎换骨,无所不能;但今天他突然意识到,还有很多事情是穿上这身制服无法改变的。

在他担任罗宾的接下来五个年头里,杰森·陶德没有再遇见这个名叫罗宾的男孩。

那之后,他死了。

 



今天不是警员迪克·格雷森最顺心的一天。

已经进入早秋了,但这个傍晚仍然出奇地闷热潮湿。橘色的夕阳穿过低沉地徘徊在天边的云层,烘烤着地面。迪克挪了挪帽檐,遮住直射双眼的夕阳,然后又扯了扯制服衬衫的领口。那廉价布料在出汗的时候总会刺痛他后颈的皮肤。他转动方向盘,机械地驱动巡逻车驶过又一个街区。

车里年久失修的空调吹出的风几乎是温的。但警局经费总是不够,每提出更换一个螺丝钉都需要经过漫长的报告审批。人生有很多种选择,在哥谭当警察或许是最糟的一种可能。现如今回想起来,迪克也不禁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脑子一时发热才做了决定。

“为什么我们还在巡逻?这周已经连续三天八小时排班了。要我说,这种天气就该在室内舒舒服服待着,吹着像样的冷气。”迪克的搭档鲍勃·埃斯金是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已经五十五岁了,他庞大的身躯蜷缩在副驾驶座上几乎显得有些可笑,肥硕的肚子都快要抵到车前的置物箱了。

迪克也觉得又热又乏,但至少不如埃斯金那样烦躁。 “你想要咖啡吗?”他问搭档。鲍勃厌倦地摇摇头,摇下车窗试图吹吹外面的凉风。一丝风也没有。

“操蛋的空调。”他嘟哝道。

车上的对讲机喳喳响了起来。

“格雷森,埃斯金。报告你们现在的位置?”

迪克回答:“我们在二大道与罗宾逊街交叉口。”

“收到一起枪击案报警,在下东区一处仓库。你们是最近的警力。”

迪克对搭档抬了抬眉毛。“那里可是黑面具的地盘。”鲍勃只是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没有一天是安宁的。还有二十分钟我们的轮班就要结束了。”

“10-4,我们现在出发。”迪克对着对讲机说。他打开车顶的警灯,踩下油门。

他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这是一片老仓库区,到处都是年久失修的空房子。迪克还没停稳,远远地就听到了一声枪响,似乎是从小巷后面某栋楼里传来的。

“该死。”鲍勃说,他和迪克下了车,一前一后提着枪摸进了小巷。

枪声又响起了,就在他们前方拐角的仓库门后,还有人的喊叫声。两名警察猫着腰从门里溜进去,就迎来一阵射击。“操!”迪克拉住鲍勃闪到一旁,抓住时机回了几枪。他们看到几个人影从后门跑出去。“这里是埃斯金,我们遭遇交火,需要增员。”鲍勃对着肩上的对讲机快速地说。

房间一角传来呻吟。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鲍勃朝着那个方向大喊。

迪克跟上来。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孩子正捂着一只小腿,在墙角缩成一团。迪克连忙按住鲍勃拿枪的手臂。

“……杜克?”

杜克·汤马森是他的邻居,他们住在一栋公寓的楼上楼下。杜克和父母、两个表姑和他们的孩子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他母亲埃迪是个热情的妇女,迪克不止一次收到过她送来的甜食。杜克以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很聪明,聪明得足以意识到跟街头黑帮混在一起有多危险。

杜克也认出了他,一脸如释重负。“迪克!谢天谢地是你。”

“你怎么会在这里?”迪克朝他蹲下来。“我有个堂哥认识黑面具帮派的人,他把我骗到这里说可以打份零工。”男孩巧克力色的皮肤因为疼痛和恐惧而有些发灰。“结果是那些黑面具的家伙,他们想叫我给他们运送毒【】品……我不同意,他们就不让我走。”

“你的腿是他们打的吗?”迪克检查了他的小腿,情况不容乐观,很可能骨折了。男孩咬着嘴唇点点头。他脸上也有瘀伤。“有个不知名的家伙在阻挠他们的生意……他们想要小孩帮忙运送货物,因为那个人不伤害孩子。”

“那是什么意思?有人在打劫黑面具的货物?”鲍勃粗鲁地问。

“不,他——他好像不是想要毒【】品。他们说那个人烧了他们的一个货柜,”杜克紧张地说。“我听说他们叫他红头罩……”迪克皱起眉。这可是个陌生名字。在疯子和杀人犯已然扎堆的哥谭,这从来都不是好事。

 “别怕,一切都会没事的。”他安慰杜克,“现在让我扶你起来,我们先把你带到警车上去。”

“嘿,等等。”鲍勃说。“你想干嘛?他明显是个帮派成员。”

“他只是碰巧来错了地方,鲍勃。我认识这孩子,他是我邻居。”

鲍勃不为所动。“我们不能带走他。我可不想搅和到帮派斗争里头去。你知道黑面具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不远处又响起一阵枪声。“你是什么意思,鲍勃?”迪克转过身。“你在建议我们把这个孩子丢在帮派枪战之中?”杜克紧张地看着他们,一声不吭。

他的搭档板起脸。“听着,我不知道你的小脑瓜里有什么天真的念头,但我更关心的是今晚能不能完好无损地躺在我的枕头上。那些家伙随时会回来,现在我们该做的就是立刻撤退,等待支援。”

迪克忍耐地吸了口气。“我不会丢下这孩子不管。”

“你以为自己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这就是哥谭,格雷森。在这里没有人会感激你逞英雄。”

“我非常清楚。我要带他去医院。”迪克咬牙说。“现在如果你不想帮忙,就自个儿回去。”

鲍勃站在那没动。“给我车钥匙。”

“滚开,鲍勃。”

鲍勃眯着眼瞪他。但迪克不在乎。“很好。”他说,转身蹒跚着离开。

迪克忍住怒火,回身扶着杜克站起来。那孩子已经挺高了,迪克估计自己没法把他抱起来。“坚强点,伙计,我得扶你回警车。”

他们才缓慢地走了几步,就听到有个声音喊道:“他到这儿了!这回别让他跑了!”迪克扶着杜克跌跌撞撞地朝一排柜子跑去。他让杜克藏好,自己小心地从柜子缝隙间张望。黑面具帮的家伙回来了,比刚才的人数更多,他们正端着枪搜索这间仓库。迪克意识到他们可能在等待其他什么人,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孩子如此兴师动众——

“在上面!”一道影子呼啸而过,那群亡命徒纷纷举枪朝空中开火。

迪克管不得那是什么了,架住男孩的手臂就往门口冲。有个人注意到了他们,迪克单手朝他开枪,击中那人的肩膀。子弹凌乱地从他们头顶上掠过,木屑四处飞溅。

“该死!这里有个警察!”

更多枪口转了过来。他们要完了。迪克想。

一个男人从天而降落在他们跟前,两只手里各端着一把微型冲锋枪。他二话不说冲着那群人就是一阵扫射。那群暴徒的武器远不及他手上的密集火力,迪克甚至来不及出声,这场残酷有效的交火就结束了。

弹壳像雨点一样砸落在地上。那人转过身来。迪克意识到他可能就是杜克提到的“红头罩”,原因很简单——这男人带着一顶类似机车头盔的红色头罩,把他的整个脑袋遮了个严严实实。除此之外,他穿着样式再普通不过的皮夹克和卡其裤,完全可以随时走到大街上消失在人群之中。

“你就是红头罩?”迪克知道此刻他拖着一个受伤的杜克根本无路可逃,索性开口质问。“你为什么要杀害黑面具帮的成员?”

红头罩审视着他。他比迪克高出快一头,皮夹克之下的身躯结实有力。但头罩后面的那个声音听起来意外地年轻。“我好像没有义务回答你。”

 “是为了跟他们争夺地盘吗?”迪克继续问。“还是你们在利润分成上有了分歧?”

“你的问题有点多,警官。我要是你就安静些。”红头罩歪了歪头,微微举起一只手上的冲锋枪,正对着迪克的胸口。

“不然怎么样,你要把我们都杀掉灭口吗?”迪克仍然牢牢盯着他。“那你刚才根本不必费心救我们。”

“也许这念头是在我脑子里飘过。”红头罩慢悠悠地说。“不过算你们走运。我不伤害小鬼。”

“哦,是吗,那我要感谢你是个有原则的杀人犯了?哥谭警局是不是还要给你颁发奖章?”迪克多少明白自己不该在一个刚刚轻松屠杀了十来名暴徒的人面前大放厥词,可为时已晚。都怪该死的肾上腺素。

然而红头罩并没有立刻打爆他的脑袋。男人只是哼笑一声。“黑面具会第一个死。然后是其他那些家伙。我会把他们一个个解决掉。这就是我的回答,警官。”

他抛下一支枪,从衣服里掏出一枚烟雾弹。呛人的烟雾迅速弥漫开来,迪克不得不伸手帮杜克捂住口鼻。远处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

“你不是哥谭的第一个蒙面义警,你知道吧!”迪克一边咳嗽着一边大喊。“你以为你就能做出什么不一样的吗,就因为你不在乎开枪?”

那个声音逐渐模糊在烟雾中。“至少我能做的比他更好。”

迪克机械地站在原地扶着杜克,等待全副武装的警察队伍鱼贯而入,这才意识到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评论(13)
热度(129)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