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PD needs you

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The Glass Casket (正联电影后续/无配对)

JL电影世界  Gen/无配对

写这个是因为,我想到一本漫画上超人说过类似的话,“迪克·格雷森,多元宇宙中的恒定值”。

***

巴里·艾伦仍然有点怀疑这不是真的。

他必须全力控制自己不在蝙蝠洞里上上下下蹿个没完。先不谈这是传奇的黑暗骑士的秘密基地——确实由一座地下岩洞改建而成,里面有活生生的蝙蝠成群飞过,而且是的,蝙蝠侠就是布鲁斯·韦恩——所有这些高科技装备也足以满足任何技术宅最疯狂的梦想了。这座阴暗的洞窟在巴里眼中简直和巨龙的巢穴一样闪闪发光。老天,他愿意不吃不喝,睡在蝙蝠战车的底盘下面。

布鲁斯容忍他字面意义上把洞窟摸了个遍,在那些亮铮铮的仪表盘和喷气发动机罩上留下自己的指头印。他甚至主动邀请巴里再来。好吧,他其实是这么说的:

“听说你刚找到了新的工作。”他停顿了一下,似乎以此表示了祝贺之意。“等你重新安顿下来,我们需要着手开始你的训练。”

“什么?”巴里说,满心还扑在布鲁斯的那件水下战甲上面。看起来它不仅能承受深水高压还有很多有趣的机关,如果他能研究一下那涂层——

“你一个人在废弃仓库里造出了出色的制服,了不起的发明。但是你完全没有战斗技巧。你不知道怎么应对袭击。”布鲁斯说,“如果你决定在接下来的生活中继续对付比超市劫匪更精明的恶棍,你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哦,”巴里说,突然回到现实中来,“哦。呃,对。所以我猜不能一直用‘推一下就跑’的法子,是吗?”

巴里当然记得在他们不久前完成的拯救世界的壮举中,有好几次都是他的队友们及时出手,才没让他被外星虫人砍掉脑袋之类的。不过那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需要跟异次元的怪物战斗,他觉得自己干得还不赖。之前布鲁斯教给他的方法很管用。一次救一个人,这很好,他能做到。但在你能救不止一个人的时候,你还会满足于此吗?

布鲁斯看着他。“我们得从基础开始。”

“所以你要传授给我什么来自喜马拉雅山麓的忍者独门秘笈了吗?我们会在瀑布下面忍受冲击的水流?”巴里说,跟着他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宽敞的房间,很像体育馆。他眯眼看着墙上琳琅满目搁着的匕首、长枪和日本刀。

“没有那种东西。”布鲁斯说。

“哦,”巴里有点失望,他又自告奋勇提出,“我练过瑜伽,我觉得我还蛮擅长的。事实上那是我唯一尝试过的运动。”

布鲁斯皱着眉看着他。巴里突然胆怯起来。如果布鲁斯觉得他不够好所以打算把他踢出他们即将成立的这支队伍呢?

“我……不是很好的老师。有很多年我没有训练人了。”结果布鲁斯听起来只是有点苦恼。 “也许我们得给你找一个合适的人。”

“那谁会来教导我?”巴里想,难不成是阿尔弗雷德?他看起来倒不像是会挥舞大刀的类型。

“我也想知道答案。”有人说。

巴里吓了一跳,扭头望向身后。在洞窟高处的平台上站着一个陌生男人。他轻巧地顺着栏杆滑下来,落在布鲁斯和巴里面前。

这个人很年轻。他可能跟巴里差不多大,至多比他大一点。他穿着件风尘仆仆的夹克,棕色皮肤,黑发凌乱,浓眉下面是两只明亮的眼睛。

布鲁斯看起来丝毫没有对他悄无声息地潜伏在蝙蝠洞里表示意外。

“我以为你会先告诉阿尔弗雷德你要来,迪克。”他说。

“他会知道的。他盯着监控呢。”这个被称为迪克的人轻松地倚在柱子上,“我看了新闻上所有那些外星虫族入侵的消息,想过来转转。你这新地方不错,顺便说句,还有湖什么的。”

巴里有点不确定现在是什么情况。布鲁斯则似乎见怪不怪。

“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布鲁斯?我有点好奇。记得你从来不是个喜欢社交的人。”

“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既然你看了新闻。”布鲁斯说。

“是啊,我还试过联络给你,结果阿尔弗雷德说你驾着喷气飞机跟一群超人类去拯救世界了。”迪克偏偏头。“真有意思。整整八年,你把我踢走,拒绝任何人的帮助,现在你突然想要一支队伍了?”

“我需要召集足够的力量。”布鲁斯似乎没有在意他的尖锐语气。“那些怪物,它们来自另一个维度,它们掌握着难以估量的古老武器——那不是凡人能够解决的问题。”

“但是你也在其中。”迪克说,他往前跨了一步。“你和那些半神、外星人和超级人类一起战斗,而你就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在那些外星怪物面前也同样不堪一击?”

“迪克,”布鲁斯说,“那是必须的。”

“但你可以问我的。你可以偶尔像个正常人那样,打个电话问一下我最近怎么样,在做什么,顺便说一句,现在你正准备去击退一批外星怪物,很有可能每个人都会死,而我愿不愿意加入——你可以稍微费那么一分钟问一问我的意见,而不是让我之后从阿尔弗雷德口中打听事情经过!”

一阵沉默。迪克那笑嘻嘻的表情不见了。他像鹰一样盯着布鲁斯。巴里不知道该看哪。“那个,我觉得你们对正常人的聊天内容有些误解……也不是说我对社交有多了解就是了。”最后他小心地开口。

“我很抱歉。”布鲁斯说。

迪克看着他,然后高举双手,“你道歉。你是谁,你把布鲁斯·韦恩怎么了?”

“我希望你可以帮助训练巴里。”布鲁斯说完了他的话。

迪克垂下手,一瞬间看起来兴味索然。他扫了一眼巴里。“所以,这是那个闪电小子(Flash Guy)还是什么的?”

巴里觉得自己应该显得强硬一点。“我更喜欢就叫闪电(The Flash)。”

布鲁斯大大方方地把他们俩留在那间舞厅一样宽敞的训练室里。“我要迟到了,克拉克今天要帮助他母亲搬家。我答应要到场。”

“是啊,真高兴你跟超人成了好哥们儿。”迪克冲着他远去的背影咕哝道。

“所以我能怎么帮助你,巴里·艾伦?”

迪克脱掉外套和套头毛衣,直到只剩一件T恤,然后蹬掉靴子,光脚站在训练垫上。他个头不算高,但体格结实匀称,几乎像是个职业运动员。他举手投足都充满着一种自信——不是那种欺负人的高中混蛋式的自信,而是就像他时刻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时刻做好准备迎接战斗。反观巴里自己,他从青春期以来一直是瘦高个儿,即便在五年前他被闪电击中,也无法改变天生肢体不协调的事实。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全名的?”巴里反应过来,“另外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尽管你明显认识蝙蝠侠而且跟他以名字相称。”

迪克短短一笑。“差点忘了,我真失礼。我是迪克·格雷森。”

“那根本啥也没解释,老兄,”巴里说,“那么说你曾经跟布鲁斯一起工作?”

“嗨,很久以前的事儿了。”迪克说。他轻巧地绕过话题。“所以,你的超级能力是什么?听说你能躲过子弹。”

“事实上,是高速移动。”巴里跟他解释了一下自己那套神速力理论。“另外我也能通过制造高频振动打破东西。”

迪克点点头,后退几步拉开跟巴里的距离,双脚微微分立。“好吧,那么我们从这个开始:试着来摔倒我。”

巴里眨眼。“啥?”

“来啊,”迪克说,“随便用什么方法,把我摔倒看看。”

巴里不知道自己该感到生气还是可笑。“你知道我可以,呃,很快吧。”

迪克耸肩。“不试试怎么知道你行呢。”

他话音刚落巴里就蹿到跟前,伸手轻轻推了迪克一把,然后回到原地。迪克踉跄几步,不过成功稳住了自己。他勾起嘴角。“你下手太轻了,伙计,来嘛,这里都铺着软垫呢。”

巴里踌躇了一瞬,然后他再次冲向前。这次他抱住迪克的膝盖,把他仰面摔倒在垫子上,然后咧嘴宣布:“瞧,我做到了,不明白你为什么要——”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被头朝下摁倒在地板上,胳膊被扭到身后动弹不得。

“嘿!”

迪克松开他。“我说过你可以摔倒我,但没说我要做什么。”“这不公平,”巴里抱怨,“我可没准备好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迪克拉着他站起来,他的蓝眼睛中有种顽皮的意味。“来吧,再试一次。”

这次巴里刚碰到他的肩膀,迪克不知怎么以一种诡异的身法矮身躲过,并且踹中了他的髋骨,让巴里摔了个四仰八叉。

“这不可能!”巴里冲着天花板大声说。“你怎么——”

迪克叉着腰,低头看他。“你有习惯性动作。一旦掌握了模式就不那么难预料你的行动了。”

“好吧,你这样说话有点像布鲁斯。还挺吓人的,你知道。”巴里告诉他。

“我跟最好的师父学的。”迪克说,眨眨眼。

接下来他们在训练室度过了两小时,这是巴里二十五年人生中连续屁股着地次数最频繁的两小时,即使作为一个神速力者也是不寻常的体验。基本上,迪克教他的不是搏击技巧,而是如何在被撞倒、被抛出去、被从半空丢下去时避免受伤。他是个不错的老师,而且很耐心。另外,巴里不知道人类可以在没有超能力的情况下展现出如此高超的柔韧度。他真的这么问了,因为他完全不懂得避免尴尬的话题。迪克哈哈大笑。

“我只是比较擅长这个。我以前是个杂技演员,从十岁起就登台表演了。”

“真的?你加入过马戏团?”

“我出生在马戏团。”迪克回答。

“你是在那里见到蝙蝠侠的吗?”巴里问,设想了一下全副武装的蝙蝠侠端坐在马戏团帐篷最高排的阴影里。

“差不多吧。”迪克说。有一瞬他的眼神格外温柔。“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用T恤抹了把汗。“你饿了吗?我还没来过这个基地,但如果布鲁斯变得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那么这座楼里可藏着些好东西。”

他们在基地里探索了一阵,然后沿着一道隐藏螺旋楼梯来到更深的一层。“找找厨房在哪——以前阿尔弗雷德通常会储备一些冷冻华夫饼和冰激凌。”迪克左右张望着,引导巴里在黑暗中穿过一排排高大的金属柜子,巴里努力克制自己不要一一扒着门缝偷窥里面都装着什么:更多高科技武器?超级电脑?

走神的结果是他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一盏灯亮起来。巴里发现自己面对着一座全玻璃的展示柜。柜子里是一副盔甲模样的东西。看起来很像蝙蝠侠的铠甲,还配有斗篷,只不过块头要小得多。盔甲胸前被人用明黄色的喷漆写上了几个大字:

哈哈哈 

你是个笑话 

蝙蝠侠

“这……这是什么?”

“一副旧盔甲罢了。”迪克在他身后低声说。但是巴里记起了,那则轰动性新闻引起了全国性的热议,那时他刚上大一,他们的法学教授还组织了一场关于义警现象与社会道德守则的讨论。

“那么说,你就是罗宾?”巴里看着迪克。“这是你的盔甲,对吗?”

“我曾经穿过这套盔甲。”迪克回答。“直到有人接过了它。”

“所以那起爆炸……那个接过盔甲的人呢?”巴里小心地说。“他……后来怎么样了?”

“他以罗宾之名被埋葬。”迪克说,他脸上的表情全部隐去了,仿佛戴上一张面具。“要我说他为这身盔甲付出了太多代价。”

他率先关上展示柜的灯光,走出了房间。巴里只得跟上。

巴里的社交技巧在这个下午突飞猛进,他甚至学会了选择安全的话题。老爸会为他骄傲的。不管怎样,接下来他们主要在闲聊巴里的新工作和他自己研发的战衣,迪克对他的制服材料很感兴趣。“估计你也发现了,我没有布鲁斯那种块头。全身锁子甲可能不是我的款,”他把一个有点烘过头的华夫饼铲进盘子,“我做梦都想要更轻巧、更结实的‘防护服’。”

“所以,你现在在做什么?还是在蒙面义警这个行当吗?”巴里故作不经意地问。

迪克噗嗤一声笑了。“你还真是不会放弃,是吧。我只能说现在我主要负责一些卧底行动和秘密调查,具体不便透露。你可以说是某种特工之类的。”他挖起一大块华夫饼塞进嘴里,“啊!我怀念阿福的手艺。永远都有别人为你准备好食物真是件美事。”

“那么你不再跟蝙蝠侠一起干是因为那件事吗?那个……第二个罗宾?”

 “一部分是。”迪克把玩着叉子,“布鲁斯他……曾经要糟糕得多。我们做的这件事,有时候没有全身而退的选择。而他……他这个人就是认为,他应该为所有发生的事负责。”他笑了下,“要我说,这就是双重标准。但他犟得像头牛。所以我们没完没了地吵嘴、干架,最后我决定一走了之。”

“哇,很难想象跟蝙蝠侠吵架的样子——他可是蝙蝠侠!”巴里比划着,“你看我虽然出生在中心城,但我们都是听着哥谭黑暗骑士的故事长大的,然后现在我跟罗宾坐在一起吃华夫饼……”

“前罗宾。”迪克温和地纠正。

“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这都不是真的。”巴里还在说,“有时候我觉得一直活在梦中,某一天我一睁眼,会发现自己没有被闪电打中,变成可以五秒钟跑数百公里的超人类,我从来没有跟一群半神半人的家伙一起去东欧的废弃核电站击退另外一个半神,我妈妈也还一直活着,我也不用每隔一个月才能见我爸一次……抱歉,我是不是又有点过度分享了?我一激动就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早午餐——我只是想说,蝙蝠侠,超人,哇!再看看我。”他抓抓头,尴尬地停下来。

“嘿,”迪克说,“巴里。没事的。我是说,发生的一切并不都是好事。但是正因为那个过去的我们,现在我们才能坐在这里,不是吗?而你还跟超人和蝙蝠侠一起拯救了世界。”

“我喜欢你的哲学,”巴里说,“不过关于拯救世界那部分,我还没准备好是不是要继续下去呢。”

“胡说八道,”迪克用肩膀顶顶他,“这是条不归路,从你被蝙蝠侠盯上那一刻开始就决定啦。”巴里冲他弹射出一星电火花,迪克只是哈哈大笑。

“所以你们在这。”

布鲁斯站在房间门口,微微挑着眉看他们打闹成一团。巴里觉得他要开始习惯这些神出鬼没的“普通”人类。“呃,嗨,布鲁斯。”

“我们决定款待自己一下。”迪克说,“堪萨斯天气如何?”

“搬家很顺利,玛莎要留我吃饭,但是我觉得还是给他们一些相处的时间来的好。”布鲁斯走到咖啡机前给自己拿了个杯子。

“很体贴嘛。”

“我犯过错。”布鲁斯说,“这些远远不足以弥补我做过的事。”

“很高兴你还是老样子,布鲁斯。”迪克叹了口气,站起来。“总之,谢谢你让我参观新基地。”

“这里很快就不够大了。”布鲁斯说。“我在计划拓宽基地。”

迪克歪了歪头。“是么?阿福说你要把老宅重新改造,添张大圆桌什么的。”

布鲁斯的脸稍微扭曲了一下。“看来阿福什么都跟你交流。”

“因为我更讨他喜欢,你该承认这点。”迪克眨眨眼,抓起自己的夹克。“好啦,我该走了,拉萨路计划的调查报告之后我会发给你……”

“迪克,”布鲁斯说。“那张桌旁永远都会有你的位置。”

迪克停下脚步。

“我们需要更多人手。我有种感觉,氪星飞船和荒原狼仅仅是个开始,如果这种预感是真的……那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帮助。”

“我从一开始就说了,”迪克终于转过身来。“你可以就简简单单问一声的。”

“我很高兴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布鲁斯说。

“你知道我一直都会在你这一边。”迪克说。巴里在他脸上又看到了那种柔和的神情,像是怀念,又像是悲伤。他冲巴里挥挥手。“我现在真的得走了。我的一个线人说他知道帮助卢瑟脱逃的神秘人是谁,据说是个很厉害的雇佣兵……”他自说自话地走出去,顺手拍拍布鲁斯的肩,“你知道在哪找我,老伙计。”

巴里看着他如同来的时候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门口。

“所以,嗯。你想过我们的队伍要叫什么吗?”他最后问,“我知道以前报纸管你们叫活力双雄,不过现在我们可有不少人了,是吧?”

“我们需要一个新名字。更好的名字。”布鲁斯同意,他望着自己的咖啡杯,巴里有点说不上来他此刻想到了什么,“我们会做的更好。”



END


评论(15)
热度(237)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