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尘嚣旧事 【Creves】之一 NC17

黑暗中的鸫鸟番外

Credence/Graves 斜线有意义

中年代步车,本来只想开车但是果然又讲了些有的没的,而且比我想象的长很多orz



尘嚣旧事

一你纤柔纯洁如一束火焰


他们错过了圣诞和新年。等他们终于能够回到褐砂岩公寓,已经是一九二七年一月底。克雷登斯将在家接受六个月的监视居住,期间不得拥有魔杖。除了公寓和国会,他去其他任何地方都必须有傲罗陪同。他仍然是个强有力的默然者,这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克雷登斯不在乎他们打算如何利用这个事实。

“你们要确保那名叫莫德斯缇的女孩接受正确的治疗和照顾。否则我便会借助斯卡曼德先生向国际巫师联盟通报你们企图训练未成年巫师成为武器的计划。我会让整个巫师世界都知道你们曾经和格林德沃一样盘算着相同的事情。”

塞拉菲娜·皮奎里似乎因此对他另眼相看。“你和我印象中的那个男孩不太一样了。”她在宣判结束后对克雷登斯说。克雷登斯觉得她话语里甚至有点欣赏的意味。“我假设你仍然要搬回去跟格雷夫斯一起住?”

讽刺的是,格雷夫斯终于获许离开孟菲斯的重症病房后,迎接他的却是停职审查。据说一些人甚至提出要罢免他的安全部长职位。克雷登斯听到蒂娜带来的消息时惊呆了。“为什么?可你只是个受害者!”他立刻望向坐在一旁的格雷夫斯,男人却显得很平静。

“我的疏忽确实造成了重大安全漏洞。也许格林德沃已经把从我脑中获取的情报传递给了他的同党,这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克雷登斯不知所措。“但这不公平,这……这根本不是你的错。”

“我没说这很公平。”格雷夫斯回答。“他们需要有一个人来承担罪责。如果他们决定那个人是我,那我也只能接受。”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克雷登斯的眼眶却湿润了。格雷夫斯微微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覆在克雷登斯手上。

“想想好的一面吧,那么多傲罗在监视着我们的房子,”格雷夫斯说,“除了格林德沃的牢狱,现在这里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于是能做的只有整理。在之前的搜查中整栋房子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克雷登斯倒是从来不混乱的场面;他跟着纽特的这些年习惯了打扫和整理动物们的居舍。于是他立刻挽起袖子收拾起来。

格雷夫斯一开始想用无杖魔法给他帮忙,不过显然他在家务事上并不怎么擅长。他的魔杖也没了,在格林德沃事件最后的那场混战中不幸被折断,还没来得及重新配置。克雷登斯没多久就发现他站着有点冒冷汗,显然并未完全恢复;之前冗长的审查过程中他们肯定也没好好让他休息。

“珀西瓦尔主人总算回来了!珀西瓦尔主人不在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那么多戴帽子的巫师从家里进进出出,希巴想阻拦他们,可没人听希巴的——”

“希巴——”克雷登斯不敢相信。家养小精灵似乎比之前又干瘪佝偻了几分,但仍然打扮整齐,系着一条绣有鹰徽的茶巾。她满脸怀疑地打量克雷登斯。

“珀西瓦尔主人把男孩赶走了。男孩又回来了。”

“是啊,你可能还得多忍受他几年,希巴。”格雷夫斯说,他坐进一把椅子里,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可能是很多年。”

小精灵嘟嘟囔囔地从克雷登斯手里夺过一只水壶,消失在厨房门口。格雷夫斯的视线追逐着她小小的身影。

“她年纪也不轻了,这两年还有点神神叨叨的,但是我也不可能解雇她——无人雇佣对家养小精灵来说是种耻辱。平时我基本上就偶尔让她给花园浇浇水。”他扫过仍然狼藉一片的客厅地板。“我真高兴格林德沃没有来到这里。”

克雷登斯明白他的言下之意。他轻手轻脚地绕过陷入沉思的男人,进入厨房。希巴虽然动作有点颤颤巍巍,但仍然迅速地变出了冒着热气的茶和果酱馅饼。

“谢谢你,希巴,接下来由我来吧。”克雷登斯从橱柜里找出一只托盘和几只碟子,盛起茶点。但小精灵却伸出瘦骨伶仃的手指,握住克雷登斯的。

“男孩会让珀西瓦尔主人快乐。”苍老的家养小精灵尖声说,“珀西瓦尔主人这些年不快乐。”

她像是不小心倾吐了秘密似地瞪大眼睛,克雷登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扑通一声消失了。

克雷登斯在原地愣了一会,端起托盘。

最开始几天他们仍像以前那样,睡在各自的房间。克雷登斯没花多少时间就发现格雷夫斯很少睡觉。有两次他起夜时发现男人披着睡袍站在窗边,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窗外的黑暗;早上他起来,发现客厅壁炉的灰烬还透着暖意。

“你睡不着吗,先生?”

格雷夫斯从坐着的沙发上抬起眼。这是第五天下午,房间终于收拾停当了;书本回到了书架上应有的位置,所有相框整齐地在壁炉上一字排开,旁边还有一只瓷瓶,里头插着在希巴精心照料之下盛开的洁白山茶花。

“我从很早以前就说过,你该叫我的名字,克雷登斯。”

克雷登斯一直改不过口,叫他先生仿佛是这世上最自然而然的事。

“我是睡得不太安稳。这些天我一闭眼,就会做梦。”格雷夫斯又说。

“什么样的梦?”

“都是一样的东西。我看见黑暗,风暴,城市化为废墟。我看见你,”格雷夫斯看着他,“你像一个暴风雨的精灵,苍白而闪烁,你消失在风暴之中……”

“我在这里。”克雷登斯说,“我哪儿都没去。”

“哦,克雷登斯。”格雷夫斯说。他伸出一只手,握住克雷登斯的手腕,把他拉近,直到能够环住他的腰。男人的额头轻轻抵着他的侧腹。

克雷登斯感到耳根发热。不,不止是耳朵,这股热量如同一股灼热的泉水,从他的胸口一直冲入腹间。他说过他愿意等。他说过他不在乎所得。但是现在,男人的双臂就环在他腰间,他吐出的热气隔着衣物熏烫了他的皮肤。他把手搁在格雷夫斯肩上,又移开。“先生,我——”

全文请移步:

随缘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222514&pid=4392812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89555/chapters/27853056


评论(3)
热度(20)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