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谭中央警署情感生活专区

魔鬼与猎人 【暗巷无差】中

The Devil and the Huntsman

魔鬼与猎人

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无差,圆桌骑士au

前文见 

*

珀西瓦尔跌跌撞撞地沿着老柳林往前走。克雷登斯站在黑暗之中,静悄悄地望着他。男孩仍然光着脚,但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寒冷。克雷登斯下定决心般地一吐为快。

“我,我不是你们以为的人。”他说,“我不勇敢,没有什么力量,也不会使剑,我更,更成不了……”他没有说国王两个字。

珀西瓦尔想告诉他这几乎不是为了他:一个国王的象征意义远比他的实际作用大。但取而代之他说:“你的养母,她经常打你吗?”

克雷登斯犹豫了下,非常轻微地...

 

杭州SLO无料

碰友们,本来想这次杭州SLO大搞一场,无奈自己的事太忙,没功夫弄本子了😂😂😂……想把之前发表过的暗巷跟21弄些无料出一出,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要呀?

没人要的话我就自己印两本玩玩(

前两年弄的蝙蝠家无料逆转哥谭跟侏罗纪公园应该也还有一些,这次也会带去,想要可以找我来交换啊科科

by一个毫无准备的摊主


 

魔鬼与猎人 【暗巷无差】上

The Devil and the Huntsman

魔鬼与猎人

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无差

跑题万里的圆桌骑士故事

亚瑟王背景的AU,涉及电影梗和传说故事,不过都是随意化用,请勿当真


*

最开始重提这事的是纽特。等珀西瓦尔发现,他已经站在小屋外,身边环绕着纽特那些该死的乌鸦。珀西瓦尔从不喜欢那些乌鸦,它们嘎嘎乱叫而且到处拉屎。但那些鸟是纽特的宝贝,连同他藏在那身蓝斗篷底下的鬼知道其他什么动物,因此他只能皱眉盯着那些鸟。

“我们应该去找到那位国王。”

“什么国王?”珀西瓦尔抱着一捆柴,径自走向院子一角。“当今国王的尊号大名是莫德雷...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2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本章有轻微Percival→Thesus提及

12

对珀西瓦尔来说,一九一九年余下的几个月仿佛被施展了加速咒一样过得飞快。秋天的到来迅速消解了暑意,夜晚开始变得凉快起来。但傲罗办公室的忙碌情况丝毫没有缓解。珀西瓦尔现在在重案组负责人,他的桌子移到了办公室最里面靠窗的独立位置,桌上还多了一盆不知道什么时代留下来的侏儒打人柳盆栽,办公桌上任何不小心没有收好的纸质文件都难逃它的毒手。

他们现在主要在配合国际巫师联盟追查那些可能逃到美国的通缉犯。说来讽刺,在欧洲作战的经历让珀西瓦尔变成高级傲罗里对于打击黑巫师最有经验的人,麦克达夫不得不倚重他的意见...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1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11

几天过去了,珀西瓦尔没有等来任何要传讯他的消息,也没有人来追究默然者的问题。但他却收到一封短笺,是塞拉菲娜约他中午在麦迪逊广场喝茶。

麦迪逊公园这片不大的绿地是拥挤的中城难得的宁静一脚。广场正对着熨斗大厦,那栋造型奇特的三角形大楼像一把锐利的刀斧,劈开脚下分叉的马路。他们落座之处位于公园西侧的一间临街店铺内,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肉桂气味的淡蓝色烟雾。店主是一名乔治亚州来的女巫,为客人们提供香气浓郁的红茶和地道的南方风味甜食。街上匆匆路过的麻鸡看不见这间店铺;要想进门,必须用正确的顺序敲打门砖。

珀西瓦尔用叉子戳着自己面前那份充满奶...

 

黑暗中的鸫鸟【Creves】10

前文请搜索tag 黑暗中的鸫鸟

SY直通车

趁大家猛刷银护更新一下


10

塞拉菲娜·皮奎里不能算是他最亲密的好友——自从珀西瓦尔比她晚一年来到伊法莫尼,他们几乎一直在每一件事上较劲:他们同是级长,各自年级考试的佼佼者,分别带领各自学院的队伍在魁地奇杯上连续厮杀了五年。除了最后一年那场惨不忍睹的泥地魁地奇,珀西瓦尔自认双方都坚持着公平友好的竞赛精神。

这种较量到了后期逐渐转化为了彼此敬佩和欣赏。不管他愿不愿意,到了他们毕业的时候,塞拉菲娜已经成为数不多对他足够了解的人之一。两人这些年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战争打响。

“我还以为你还在巴黎参加会议,塞拉菲娜。什么风把你吹...

 

© GCPD needs you | Powered by LOFTER